2017年8月11日 星期五

蔡季君 Tsai Jih-Jin: 擁抱南印度蒙果

蔡季君 Tsai Jih-Jin: 擁抱南印度蒙果:       擁抱南印度蒙果      蔡季君 高雄醫學大學熱帶醫學研究所暨高醫附院熱帶疾病醫療暨防治中心主任 刊登於臺灣醫界 P.51-53, vol 60 No.8, Aug. 2017 http://www.tma.tw/ltk/106600811.pd...

蔡季君 Tsai Jih-Jin: ㄧ路上有您 ~踏過印度與索羅門群島~

蔡季君 Tsai Jih-Jin: ㄧ路上有您 ~踏過印度與索羅門群島~:   ㄧ路上有您    ~ 踏過印度與索羅門群島 ~          蔡季君 主任    高醫大熱帶醫學研究中心 / 高醫附院熱帶疾病醫療暨防治中心    刊登於高雄醫師會誌 P. 349-356, vol 25, No. 3, July, 20...

2017年8月8日 星期二

ㄧ路上有您 ~踏過印度與索羅門群島~

  ㄧ路上有您
   ~踏過印度與索羅門群島~

        蔡季君 主任

   高醫大熱帶醫學研究中心/高醫附院熱帶疾病醫療暨防治中心
   刊登於高雄醫師會誌 P. 349-356, vol 25, No. 3, July, 2017

    2017年過年後接到通知院長要推薦我申請國際醫療典範獎個人獎,心中實在是戰戰兢兢,總是覺得自己做的還不足。沒想到四月底,就被通知獲獎,真令我覺得意外,但也很非常感恩鍾飲文院長的推薦與知遇之恩。同時感謝劉景寬校長及歷任院長許勝雄教授賴文德教授吳俊仁教授及能一路信任支持與授權我去執導這些重要的國際醫療計畫

    國際醫療無法單打獨鬥,要靠一群人的承事,我只是代表過去跟我ㄧ起打拼的伙伴含高醫同仁、學生志工、NGO醫療團志工的努力受到肯定。國際醫療是條漫長艱辛及充滿高風險的路,是體力、耐力及意志的考驗;同時,對資源貧乏的當地,是個長期的承諾。回想當初做這些事,主要因為有ㄧ群互相提攜的同行善友鼓勵打氣;另一方面,是學校及醫院的支持。十幾年來走過漫漫幽幽長路,心情起起落落;常遭遇打擊與挫折、也曾經遇到生死ㄧ瞬間的車禍,但也因此更徹悟人生。車禍過後,我都把每次的服務,視爲最後一次般的珍惜,因為明天,我無法確定,我是否還存在、是否還有力氣。

    得獎消息由肝膽內科黃志富主任傳到大學同學群組,我很訝異,同學反應是如此的熱烈與真誠,竟然在69日衛服部正式頒獎前,於521日,在高雄享溫馨,特地提前為我舉辦盛大的慶祝會,有50人參加,同時還頒獎牌給我,令我感動到無法言語。畢業多年也有很久一段時間,沒常與同學們互動;但真沒想到,同學還把我放在心上,這樣發乎內心的隨喜我、鼓勵我,令我倍感溫馨。 回想這ㄧ路上,高醫院內神經外科林志隆主任、肝膽內科黃志富主任、余明隆教授及副院長莊萬龍教授,都曾經非常實質地幫助我,替我解決千頭萬緒的困難,真正是大恩不言謝。同學在各領域,都是突出、傑出及有成就;這次同學會,讓我感覺原來菩薩不外求,就在同窗中。每個人用自己的專長,默默的守護有情、守護臺灣。

    另外,在繁忙的醫療業務中,感染科的同仁,在我出任務時,幫我扛起內勤,讓我無後顧之憂,能安心順利的執行所託,我非常感謝這群醫護天使。而我負責的高醫附院熱帶疾病醫療暨防治中心的全體同仁,更是站上第一線,幫我打點每次艱巨任務之所需,陪伴我打拼沒有這些高醫伙伴,就沒有今天這個肯定。

    69日在衛服部頒獎,整個典禮邀請現任及歷任衛福部部長、衛生署長頒獎及觀禮,感覺到政府及各界非常的重視。尤其是張博雅院長,在她擔任衛生署長時,推動全國感染症人才培訓計劃,我是第二屆,心中很悸動,總算也不負她的栽培。典禮中如金馬獎般,有團體及個人介紹影片,及主持人即席的問答,可謂是相當盛大隆重。頒獎給我的是高齡94歲的前衛生署長施純仁教授,是令人非常敬重的前輩,覺得有無上的榮光;但沒想到,施教授於618日便突然病逝,看到與他握手的合影,有無限的感傷與懷念,這位才是真正為臺灣奉獻偉大的醫療典範。

   頒獎結束是責任的開始,ㄧ直思考如何傳承給年輕ㄧ代,而不斷線。教學醫院,如何結合學校教育資源民間醫療團體開業醫師及社會資源,來做可長可久的志業,都是需持續努力的課業。就如同我的同學們希望我能簡單的整理報告我們如何去從事國際醫療,他們也希望成為我們的後盾因此以下簡單描述這幾年的工作。
本人於後SARS時期,有感於臺灣感染科醫師對新興熱帶傳染病之認識與訓練之不足,於2005年至2006年,至泰國Mahidol大學進修熱帶醫學。回臺後,啣命設立高醫附院「熱帶疾病醫療暨防治中心」,於2007年底通過教育部評估核准,於2008年開始運作。2008~2010年在衛生署疾病管制局委任下執行~登革熱防治中心計劃,從事登革熱服務、教學(設立特別登革熱門診與登革熱教育展覽館)及研究。設立台灣第一個同時獲疾病管制署CDC(2009年起)TAF(2012年起)財團法人全國認證基金會(Taiwan Accreditation Foundation)認證之登革熱檢驗鑑定實驗室,而且是可以代CDC發登革熱檢驗鑑定報告之實驗室。奠立南臺灣登革熱疫區,協助政府防疫之後盾,於2013年索羅門群島登革熱大流行、於2014年及2015年南台灣登革熱大流行時發揮很重要地角色。

2009~2016年間,結合熱帶醫學,從事國際醫療,並推動公共衛生營造服務。服務國家有印度藏區及索羅門群島。除推動人道服務,並協助醫療外交,同時教育當地民眾及醫療人員,並經由實作、身教,引導教育學生志工醫療中的核心價值~慈悲與利他。並讓學生了解,教育是人類升沉的樞紐,也是從事熱帶醫學及國際醫療的重點。曾經有學生志工問起,安安穩穩做個在台灣高度舒適的醫療環境中替病人診治的醫師就好,為什麼要在這麼遙遠困頓的落後國度,堅持做這麼辛苦及吃力不討好的工作?但我們認為往往以為我們做的夠多了,但事實上我們其實還可以做的更多。醫病要思考生病的源頭,從上游做起,阻斷生病來源,才是根本,這才是熱帶醫學的精髓。

印度藏區服務

足跡遍及北印度、東印度,尤其是南印度,自2009年起共8次海外服務活動。將高醫醫療團隊、學生志工團隊與NGO民間團體結合(臺灣健康服務協會與臺灣慈悲醫療會),一起執行當地義診服務活動,帶領指導學生志工,讓學生能實際參與、並從中指導熱帶醫學與國際醫療之重要內涵。,同時協調整合這些資源,服務於此資源貧乏地區。

北印度太陽能燈照明設備視力改善計畫: 200910月至離北印度藏區達蘭薩拉三小時車程的宗薩學院(Dzongsar Khyentse Chokyi Lodro Institute)義診,發現其學生視力問題相當嚴重,經查訪其宿舍後才發現,燈光不足,而其僧侶學生又必須長時間苦讀經文。著眼於在當地,電力不穩及電費昂貴的諸多因素考量下,我們回台灣後於是找到IKEA的太陽能桌燈。宗薩校長Khenpo Choying Dorjee先試用我們帶給他們的19盞太陽能燈,他們認為非常有助益,反應相當好,我們才會決定替全校師生添一盞燈的構想。歷經一年,在臺灣諸多同事及朋友的善心協助下,不僅籌措到619盞太陽能燈,而且在201010月,動用台灣至達蘭薩拉請法團中五個團體,將近百人,協助攜帶燈具至印度,節省下龐大的運費。這些燈具竟然一個不差地送到他們手中。捐助及攜帶燈具之善友共200人。

南印疾病調查與衛教服務: 2010年之暑期規劃率領高醫學生志工團首度到南印度藏區蒙果(Mundgod)一般藏民區服務,服務含南印屯墾區公立醫院DTR醫院 (Doeguling Tibetan Resettlement Hospital )、蒙果洛色林診所、甘丹藥師佛診所、女尼院、尤其是至老人院服務。也首次自義診及田野調查中發現當地之常見及重要疾病,以B型肝炎、肺結核、胃疾、及腎結石、糖尿病、高血壓居多;2011~2016年暑期衛教服務內容根據此調查為主軸並持續延續,且將這些重要疾病之衛生教育內容提升其質與量及擴大衛教層面,尤其特別注重婦女衛生教育及自我護理,獲得當地政府極大的肯定與感激。截自目前衛教服務已近四萬一千人次

首次南印老人院發現愛滋病人: 2012年在當地衛生單位核准與請託下,資助全面老人院愛滋與B型肝炎檢驗,竟然在130位中首次發現四例愛滋感染者,病患因而得以接受早期治療,至目前狀況良好。

南印度藏區難民營水質淨化計劃: 2011年起與學生志工田野調查時,發現南印度藏區當地水質有極大的問題,開始與NGO組織(慈悲醫療會)合作推動印度藏區難民營水質淨化計畫,為期三年,終於於2014-2016年捐助及運送三座淨水器「村落型緊急供水系統」至南印,實質解決當地居民最基本的飲水安全。未來繼續至南印度屯墾區拓點淨水設備。

耳膜修復與技術轉移,提升南印度藏區生活品質:南印度藏區蒙果屯墾區,當地醫療資源匱乏,我們與慈悲醫療會合作,在當地建構簡易手術房設,在2015年於南印度建立簡易手術房,2015~2016年為40幾位病人進行耳膜修復。同時進行耳膜修復等簡易手術之相關技術轉移,教導當地醫療人員,提升當地醫療品質。

索羅門群島服務

高醫自2005年開始支援索羅門群島(簡稱索國)2009年首次承接衛生署大型援外計畫當時由院長指派我至索國探勘未來服務方向,在實際深入了解當地醫療及公共衛生狀況後,規劃進行被當地忽略之腸道寄生蟲及蟲媒傳染病,尤其是登革熱。

索國腸道寄生蟲防治: 長期深入之索羅門群島醫療服務(2009年起共10次海外服務活動); 規劃與執行索羅門群島學童腸道寄生蟲檢驗與防治計畫,與WHO報告,並加入其腸道寄生蟲防治之工作群組。2009~2010年調查發現腸道寄生蟲及蟲媒傳染病在當地盛行率很高;於20103月在馬總統訪問索國期間,將此初探結果報告給WHO駐索人員,引起他們高度重視與肯定,並希望就此兩議題籌組跨國合作群組,為當地人民健康及公共衛生,一起努力。而索國也因高醫團隊的貢獻,頒發給前高醫院長許勝雄教授勳章(索羅門十字勳章,Cross of Solomon IslandsCSI)。在當地服務中,除義診外,對於當地醫師及醫檢師再教育,提升其腸道寄生蟲診斷能力。

索國登革熱檢驗與防治計畫

學童登革熱血清盛行率之先驅研究: 因為當時我們檢驗登革熱檢驗技術及品管也確立,因此除寄生蟲鑑定及防治外,也開始首篩學童登革熱血清盛行率之先驅研究。在當時探勘中發現,不論腸道寄生蟲或登革熱流行情況,皆是無法在索國衛生部及文獻上可以找到資料。因此我們定位這是NTD (neglected tropical diseases)--被忽略的熱帶疾病。讓我們覺得很訝異,鄉下學童腸道寄生蟲感染率高達5成、登革熱血清盛行率竟然也高達6成。因此我們於2010年將此兩項重要結果報告駐索的世界衛生組織(WHO),由於當時他們的重心在瘧疾及肺結核之防治,長期以來忽略這兩種疾病,因此也很重視我們的研究發現,欣然將我們在這兩種疾病列為他們的工作群組(working group)之partnership(合作夥伴)。
爭取、規劃與執行索國「登革熱防治先導計畫」: 我們同時也於2011年將完整之研究報告給外交部,受到外交部重視,而我們也大膽預測索國應該早晚還是會有登革熱流行。於是我們於201211月獲得外交部及索國衛生部委任兩年期「登革熱防治先導計畫」,含登革熱鑑定檢驗、血清盛行率調查及防治計畫策略。就在計劃剛開始不久,20131月,竟然索國發現第一例登革熱後,緊接著至3月,已經病例不斷增加,幾乎每天報紙都在刊登革熱疫情。因此我們緊急岀團至索國協助登革熱疫情控制。我們比WHO專家提早一週到,便開始了解疫情及與他們衛生部及中央醫院人員開會;之後,首次我們與WHO自馬來西亞的專家Dr. Lucy Lum一起替索國疫情視察與工作任務交換意見,決定WHO協助調度鄰近澳洲及南太平洋友邦醫師過來支援醫事人力,臺灣部分則協助登革病毒感染鑑定,因為當時我們中心也有此專業能力,尤其向WHO報告我們有TAF認證水準,為國際認定;因此WHO也同意就登革熱防治與檢驗,我們為合作夥伴並加入其登革熱防治之工作群組。

索國第一座P2登革病毒鑑定實驗室: 2013年索國爆發登革熱大流行時,與WHO共同一起協助登革熱防治,並替索國人民爭取與執行中華民國外交部援助之「登革熱檢驗設備緊急採購援助計畫」及「中央醫院登革熱診斷實驗室設置計畫」;於2013~2014年規劃與建置索羅門群島第一座P2登革病毒鑑定實驗室。

索國第一個血液分離機: 源由於2013年索國登革熱大流行時,才發現全國沒有一個血液分離機,因血小板低下出血時只能輸全血,因此建議外交部購置。後續培植索國血庫功能的提升與強化。

索國登革熱血清盛行率: 2014我們同時在索國衛生部委託下進行瓜省、馬來塔省、西省,三大省七個地點,發現血清盛行率自12%63%,這是首次索國大型且重要的登革熱血清盛行率的調查結果,也達到索國衛生部的期待,對於未來登革熱防治提供了正式官方的記錄。

索國檢驗登革熱的能力重建與提升計劃: 2015年起訓練索羅門群島當地醫檢師,檢驗登革熱的能力重建計劃,含登革熱病毒實驗室之維護與品管能力。與TAF合作,一起協助指導他們有關ISO15189之核心概念,將來希望也能將索國登革熱實驗室,可以被臺灣之TAF輔導認證,以提升其檢驗品質與品管;甚至能被WHO認可的合作實驗室而努力。


結語--未完待續


我們看到許多苦難,雖然我們無法替他們解決所有問題,但是我們隨份隨力,盡力就是了。歡喜做、甘願受;人生到處知何似,恰似飛鴻踏雪泥!我堅信凡是走過必留下痕跡與影響這條路很艱辛但是因為一路上有您明天會更好。

擁抱南印度蒙果

      擁抱南印度蒙果

     蔡季君
高雄醫學大學熱帶醫學研究所暨高醫附院熱帶疾病醫療暨防治中心主任
刊登於臺灣醫界P.51-53, vol 60 No.8, Aug. 2017 http://www.tma.tw/ltk/106600811.pdf  

20157月我再度帶領高醫大學生志工團去南印度Karnataka省蒙果藏人屯墾區 (Doeguling Tibetan Settlement, Tibetan Colony, Mundgod District),深刻地體會我們簡單的發心,其影響遠超乎我們可以想像。我連續於20102012年間暑期帶領高醫大學生志工至當地服務。2013年因母親生病無法去,2014年因私人事務而沒去。事隔兩年,這次去南印度得到許多當地老朋友的熱情擁抱!尤其碰到老人院院長,跟我們這屆學生志工提到我去年捐助的抽痰機(2014年學生志工越洋求助,我馬上答應,且拜託第二梯帶團老師帶去的),且又念念不忘提及2010年我捐助的軟座墊給老人在大會堂早上祈禱用;另外,公立DTR (Doeguling Tibetan Resettlement)醫院醫師還帶我們看2010年我們捐助的氧氣濃縮機,目前對病人還是很重要,也是目前院內唯一一台..等等這些,我都全然忘記了,但卻還深深留在他們心中。這真是他們送給我最好的見面禮!尤其是竟然又遇到2009年去北印度達蘭薩拉時協助義診的護理師全家,她已退休,搬來與兒子同住,她兒子正是DTR醫師Dr. Tenzin Norsang;多年後再度與他們一家人相見,心中真是百感交集。

這次服務含一週的義診(高雄醫學大學團隊與臺灣慈悲醫療會合作)及四周的疾病衛教、輔具評估及高血壓偵測等公共衛生社區服務(高醫大團隊)。這次義診志工共24人,服務人次約500人,手術30人次;實行聽力測驗,捐助免費助聽器16付。詳列如下:

1.     建構蒙果首間手術房、執行耳鼻喉科手術及能力建構訓練計畫:2010年至2014年去南印度藏區義診中發現,當地因醫療資源貧乏,居民有許多耳鼻喉科相關疾病,如中耳炎、鼻竇炎,因無專科醫師,而導致許多併發症,如聽力喪失。因此,於2014年慈悲醫療會理監事會議中發起替當地建構首間手術房,以方便執行一些簡易手術。於是籌畫一年,終於在這次服務中,首次使用及進行耳鼻喉科手術,可以進行簡單的手術,例如耳膜修復。於手術房中也添購一台機器可以用來進行顯微手術,可以訓練當地醫療人員使用,同時進行醫療手術能力建構訓練。義診團隊中的耳鼻喉科盧漢隆醫師,邀請4位耳鼻喉科醫師(李偉華、李翔、台中沙鹿光田醫院賴仁淙及黃彰暐);另外有台北仁愛醫院麻醉醫師塗百瑜、沈佳頤護理師、吉兒診所詹佩樺護理師及台中沙鹿光田醫院吳麗琴開刀房護理師加入,進行免費手術,這次總共進行30次耳鼻喉的成功手術。助聽器16付全是由賴仁淙醫師個人的愛心捐助。值得一提的是,這次義診期間,當地有人被碎玻璃割破腕動脈,造成大出血而導致休克,多虧及時送到義診團,於手術房中進行手術,緊急縫合動脈後,而搶救回一條性命,是這次義診最令人感動的心情寫照。而其他專科有羅東聖母醫院胸腔外科胡茂華醫師(臺灣慈悲醫療會理事長)、翁昭源中醫師、台中慈濟醫院許睿杰中醫師、吉兒診所之小兒感染專科方銀花醫師、中國醫藥學院附設醫院台北分院腸胃科余昊駿醫師、高雄醫學大學南印度國際志工(筆者、李易臻、詹佳璇、許瑋婕、夏致琪、潘怡格)、中山醫學大學醫學系宋竺軒、物流志工(曾月姮、曾麗芬及施聿芳)。學生志工協助物流、藥局及衛教,同時也跟診學習,也算是做中學、學中做,因為這些年輕熱血的參與,讓大家也變得更有活力。
2.     設置第二座水質淨化系統:2010年高醫大學生志工發現當地水質問題,將之反應給臺灣慈悲醫療會後,經醫療會募款奔波下,於201410月於南印藏區設置第一座水質淨化系統,大幅改善當地飲水問題後;臺灣慈悲醫療會又於今年七月再捐助設置第二座水質淨化系統,以期待當地居民皆有優質水質供應。水質淨化與里民健康息息相關,這效益應會在未來五年後會逐漸明顯。
3.     輔具評估與捐助計畫:這是個預計執行3年的長期計畫。今年先在蒙果於9個康村里長協助下,先在當地17000人口中篩選殘障及貧苦戶極需輔具人口,高醫大團隊再前往評估需要的輔具種類。今年第一年先評估需求,以老人院及貧苦戶優先購置捐贈,未來視需求再擴大服務族群。今年總共捐贈38單拐、4支四腳拐、4個助行器及2個輪椅。當地居民對這項活動感到很溫暖窩心,因為這是那麼細微的需求,我們竟然也注意到了!
4.     主動發現潛在高血壓患者計畫:這也是個預計執行3年的長期計畫。於9個康村里長處,各捐贈一台自動血壓機,主動去檢測里民血壓,盡早發現高血壓患者,同時訓練里長高血壓衛教知識,服務里民,即早治療或預防。評估此次捐贈的效益,未來視需求再擴大服務族群,以期有效預防或控制高血壓。
5.     女尼院布棉條捐贈計畫: 2014年高醫大學生志工團前往女尼院衛教服務時,發現女尼們使用市售拋棄式月經棉條,因價格較昂貴,導致使用時間過長,而易造成感染。因此這次自台灣購買捐贈可重覆使用的吸水材質特製可重複使用之布月經棉條,以期改善衛生狀況。這計畫極受到女尼們歡迎,因為既環保、又經濟實用。透過這次評估,未來可望與當地業者合作製造,不僅可以大幅節省成本,也可以刺激當地經濟,同時改善女尼們的不便,甚至可推行到一般藏人女子。

印度藏區是較難能申請到政府經費的,即使如此,我們以慈悲醫療會義診,於2014年及2015年還是多少得到國合會補助志工機票費25萬及13萬,當然機票費志工甘願自己吸收,而將這38萬捐助用於簡易手術房建構與運作。沒想到這次為30人解決耳疾及救回一命,真是好值得。水質淨化也捐助第二座了,當初困難重重也一一克服。除了慈悲醫療會之募款外,這次學生志工也跟許多醫界開業的同窗及前輩募款,我想這些計畫的經費真是涓滴成河,匯集四方的善念善款,令人真正體會到眾人的共業,其影響之深及遠。繼我們領頭羊的長期投入,目前陽明大學、福智團體、北美洲台灣人醫師協會(NATMA)也陸續投入在南印藏區這地方,這影響已經發酵成熟。

我們協助設置的手術房是在甘丹寺北學院藥師佛診所(Gaden Jangtse, Gajang Medical Association),他們也提供我們食宿及交通,無微不至的照料我們,真是非常感謝。診所有位當地醫師Dr. Dhondup Tashi 本身是具有外科及家庭醫學科專科,長期在當地已服務三年,也積極參與我們計畫與這次義診。這次12位義診醫師來自全國各地,包含診所及各醫院醫師,其中開業醫師佔42,所有醫師都是學生的老師,大家都很熱心帶領指導學生,不論是醫學、人生或待人處事。學生說,這絕對是課堂上難以學到的,他們自每位醫師身上受教甚大,超乎他們可以想像的!而這屆的高醫學生志工也將時間排滿,到處做疾病衛教、口腔保健、輔具評估,足跡遍及各區,涵蓋各學校、社區、診所、老人院及女尼院。因為每年學生志工將台灣各界的愛傳播來蒙果在這次我們初到的第二天,獲當地政府視為貴賓邀請蒞臨及表演,在當地慶祝達賴喇嘛生日的大會堂上,現場聚集超過2000人,當介紹到我們高醫團隊,現場響起如雷轟動的掌聲,我們高醫學生團隊一起與胡茂華、翁昭源醫師合唱「菩提心讚頌」獻給法王及當地居民,雖然語言不同、也只有短短兩分鐘,卻獲得極大的共鳴,那一刻,令人感動的掉淚!


這次再度踏上南印度蒙果,心中很悸動,我於是了解,那是家鄉的感覺,許多朋友的擁抱,如同見到家人的歡欣。

2017年4月24日 星期一

蔡季君 Tsai Jih-Jin:    真的做到了!    ~南印度藏區難民營的水質淨化~                     ...

蔡季君 Tsai Jih-Jin:    真的做到了!    ~南印度藏區難民營的水質淨化~
                    ...
:    真的做到了 !     ~ 南印度藏區難民營的水質淨化 ~                             蔡季君 1    胡茂華 2              1. 高雄醫學大學熱帶醫學研究所 暨 高醫附院熱帶疾病醫療暨防治中心主任 2....
   真的做到了!
    ~南印度藏區難民營的水質淨化~

                           蔡季君 胡茂華
            1. 高雄醫學大學熱帶醫學研究所高醫附院熱帶疾病醫療暨防治中心主任
2. 羅東聖母醫院 3. 臺灣慈悲醫療會  

   刊登於 臺灣醫界雜誌 2017; 60(2):45-47  http://www.tma.tw/ltk/106600212.pdf

臺灣慈悲醫療會係為台灣內政部立案之社團法人NGO團體,自2009年開始成立醫療團,進行印度藏區之醫療義診。臺灣慈悲醫療會成員主要係臺灣各醫院或診所之醫護人員為主。自2009~2015年間,遠赴印度藏區從事醫療服務活動至今總共16次。臺灣慈悲醫療會的英文名稱是Jam Tse Medical Association of TaiwanJam Tse取自藏文就是慈悲的意思即是Compassion這是群平常在各大中小醫院或診所忙碌不已的醫療人員因為有此共同信念而願意撥出時間隨份隨力的幫助資源貧乏的地區發起人就是胡茂華理事長胡醫師是高雄醫學大學畢業校友在他的號召下一群人就這樣開始默默做事與胡醫師出團服務幾次中,發現他是個觀念正確意志堅定的執行與領導者

2010年由臺灣慈悲(藏文:Jam Tse)醫療會與我們高雄醫學大學共同籌組到南印度藏區難民營蒙果Mundgod之醫療義診服務(1,2),由義診服務腹部超音波檢查中發現當地居民之腎結石比率高達23.8%。於是,在2011年之我們高雄醫學大學志工隊(學生司徒潔慧利宜玲李薔曹瑞彬帶團老師蔡季君林憶婷)再次到當地深入一個月之田野調查在里長帶領下親訪當地最貧窮戶進行家訪健康服務時相當訝異的發現當地水質嚴重缺乏淨水處理甚至有些人沒有將水煮沸飲用的習慣,這對當地難民健康產生極大威脅難怪有看不完的病!也讓學生們受到極大的衝擊(3)

於是將此情況與胡茂華醫師討論後,決定由臺灣慈悲醫療會發起,開始了水質淨化計劃除尋求水質檢測與淨水之相關專家,另一方面也開始進行募款等前置作業。於2013年,當地水質由工研院代檢,結果發現確實存在問題,尤其硬度超高,也證實為何當地高腎結石比率。

在工研院水質專家協助下,設計適合當地之改良型「村落型緊急供水系統」(簡稱Q Water(4)。因此初步計畫成型。這是一套簡單使用的淨水系統,除了可以在災害發生時提供災民乾淨水源外,對於缺水嚴重或水質污染的地區也能夠解決其供水問題。所謂的「Q Water」是指「Good Quality」、「Quick」、「Enough Quantity」。其原始設計是為了村落型水質受到污染的緊急淨水設備,Q Water曾提供給救災單位使用過,效果良好,也發揮其淨水功效。但因本計劃為長期生根計劃,非救災短暫使用,因此如何讓當地維修與維持運作順暢,應該是最大的挑戰。若能將適合當地之改良型Q Water設備應用在印度藏區村落水質,建立示範模式,以期將來可以推廣至國際醫療援助,行紮根經營,則是件很有意義的利他善行。經與印度藏區衛生部簽訂交流合作備忘錄,由當地衛生部規劃淨水裝置之前置行政流程與區域規劃。Q Water系統也請工研院依據到當地村落的狀況做機型修正,包括重量、體積,以及之後的維修。目前發現印度當地沒有進口貿易商,故運送此淨水設備到當地是最大的困難。

高醫團隊在200910月與臺灣慈悲醫療會至離北印度藏區達蘭薩拉三小時車程的宗薩學院義診,發現其學生視力問題相當嚴重,經查訪其宿舍後才發現,燈光不足,而其僧侶學生又必須長時間苦讀經文。著眼於在當地,電力不穩及電費昂貴的諸多因素考量下,我們回台灣後於是找到IKEA的太陽能桌燈。宗薩校長先試用我們帶給他們的19盞太陽能燈,他們認為非常有助益,反應相當好,我們才會決定替全校師生添一盞燈的構想。歷經一年,在諸多善友的協助下,不僅籌措到619盞太陽能燈,而且在201010月,動用臺灣至達蘭薩拉請法團中五個團體含慈悲醫療會,將近百人,協助攜帶燈具至印度,我們以三個燈打成一包請一個人攜帶,節省下龐大的運費。這些燈具竟然一個不差地送到他們手中捐助及攜帶燈具之善友共200多人(5)。為何我們要拜託這麼多人帶燈具不郵寄的理由是:我們的19盞太陽能燈不知歷經如何漂流坎坷的里程竟然七個月才到宗薩學院因此我們被印度郵政系統給嚇到了!答應給燈具是很單純的發心,但如何有效率及安全送達,則成了最大的考驗與夢靨,我們中心同仁連作夢都夢到在包燈。但克服後,我們認為運送淨水設備到當地應該才是整個計畫的瓶頸。

但臺灣慈悲醫療會最後終於克服層層難關20141022日,第一座淨水裝置抵達南印度藏人屯墾區開始淨水功能初步淨水效果良好,精密過濾設備每天過濾15公噸地下水量,每日約供應1500~2000人飲用水,實質改善屯墾區水源總共花費台幣64萬元,全是來自善款。且工研院知道這是善舉有特別優惠及花心思設計否則總經費應是超過百萬

當初在臺灣慈悲醫療會討論這計畫時曾有意見認為這計畫似乎已超乎醫療範疇但後來大家凝聚共識醫療最終不就是預防嗎?因此在胡茂華理事長的堅持及一群善友的支持下,雖然花了三年,但竟然真的做到了這是特別用心設計給難民營以康村約2000人為居住單位的淨水器,是很好的示範區,將來可以拓點至印度其他區域或海外邦交國。

我們常常知難而退,許多事情因為不想自找麻煩而打退堂鼓。當初因為我們高醫大志工的發現問題,傳達給對的人及團體,讓一件許多人都會裹足不前的事,卻在毫無資源但有鋼鐵般的意志下,眾志成河!我以是臺灣慈悲醫療會成員為榮,希望在這群善友互相鼓勵扶持下,悲心不退轉,勇往直前做對的事。

後記: 這計畫感謝 楊建華先生工研院陳建宏先生沈佳頤小姐及全體臺灣慈悲醫療會會員
參考文獻:
1.         蔡季君: 南印度Mundgod高醫醫療團感言~ 被遺落的香格里拉 ~
    臺灣醫界,2011;54: 62-65.
2.         柳承翰司徒潔慧蔡季君: 藏在心中的印記,醫言南印高雄醫師會誌
  2011; 19: 478-484.
3.         蔡季君: 愛在他鄉的季節 ~ 再訪南印度蒙果Mundgod ~臺灣醫界
 2012 ;55: 52-54.  
4.         經濟部水利署Q Water緊急淨水系統
accessed 2014/2/14

5.         蔡季君: 北印度達蘭薩拉之旅臺灣醫界,2012;55:46-49.  

2016年12月8日 星期四

蔡季君 Tsai Jih-Jin: 新興蟲媒暨性交傳染病 ~ 茲卡病毒感染 ~

蔡季君 Tsai Jih-Jin: 新興蟲媒暨性交傳染病 ~ 茲卡病毒感染 ~: 新興蟲媒暨性交傳染病 ~ 茲卡病毒感染 ~ 蔡季君   主任         高醫大 / 高醫附院 熱帶醫學研究中心 / 熱帶疾病醫療暨防治中心     刊登於高雄市醫師公會會誌 第24卷第4期 P. 357-364 (2016/10/20) ...